格栅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格栅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神医安道全结局是什么神医安道全简介

发布时间:2020-12-25 07:32:38 阅读: 来源:格栅板厂家

神医安道全结局是什么?神医安道全简介

水浒传神医安道全结局怎样?神医安道全简介 安道全,《水浒传》里号称地灵星,神医安道全医术高明,人称“当世华佗”,是梁山第五十六条好汉。宋江率兵攻打大名府时背上生疮,病势沉重,便回师梁山泊。张顺说建康府有一神医,可治此病。吴用给张顺百两黄金去请神医安道全。安道全因为迷恋娼妓李巧奴,不愿随张顺去梁山。张顺杀了鸨婆和李巧奴,在墙上写下“杀人者安道全”。安道全无奈,只得随张顺上了梁山,治好了宋江的病。他到梁山后,随军出诊,救活了梁山许多好汉。宋江征讨方腊时,皇帝诏安道全进宫治病未能出征,梁山好汉因未能及时救治而伤亡严重。

安道全,《水浒传》中的虚构人物,建康府(今江苏南京)人。系民间医生,是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祖传名医,内外科都很擅长,曾经治好过“浪里白条”张顺母亲的背疾、宋江的背疾。其技精艺高,深受民间敬重,有“神医”之誉。

梁山座次:第五十六位

星名:地灵星

绰号:神医

身高:约1.78米

原职:医生

梁山司职:疗伤营总巡查

征方腊后官职:御医

话说梁山久攻大名府不下,宋江晚上作了个噩梦。梦中晁盖告诉他有百日之难,只有江南地灵星可解。显而易见,久攻大名府不下、又天寒地冻,宋江想撤兵了。但撤兵需要有个体面的借口,否则对士气打击太大,所以宋江就编出这么段故事。无斋主人以为宋江梦见晁盖是有可能的,因为晁盖死后宋江不仅不去为他报仇,反而去打大名府来搜罗卢俊义解晁盖遗言的套。大名府战事又不顺利,宋江心中烦躁,所以晚上做个噩梦还是很有可能的。至于晁盖在梦中是不是说了这些话,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正当梁山准备撤兵时,宋江背上长了个毒疮,无人可医。这时候张顺就推荐了安道全。安道全是江南人士,正好圆了宋江的梦,于是梁山就派张顺把安道全弄来给宋老大治病。

一般来说,一旦梁山看上哪个人,这个人除了上梁山、就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安道全也不例外。安道全当时在建康府有个作小姐的相好李巧奴,两人正在情浓之时,温柔乡中不太舍得远离。张顺的手法也很简单,把巧奴和她的妈妈桑宰了,再在墙上留下“杀人者安道全也”。然后告诉安道全,你只有两条路,要么跟我上梁山,要么我自己走了你留下吃官司。这等卑劣手法梁山并不是第一次使用,无奈之中安道全只能上了梁山。以后就在梁山当医生,直到被招安。石碣受天文的时候,排在56位,不算太低,主要可能考虑到他救过宋江的命,而且医生是谁也缺不了的专业人士。

饥食渴饮,男欢女爱,本是人的自然本性,但在水浒的世界里,打家劫舍,杀人放火,谋财害命,屠戮无辜,不算是什么罪恶,也不会受到江湖上的舆论谴责,若要是梁山好汉做下的,还可以称其为英雄壮举,大大地夸耀表扬一番。可是“女色”这个东西,梁山好汉避之如瘟疫,山头上光棍众多,就是结婚娶亲的,很多也是冷落对方,与世间的红尘众生大不相同。这种视女色为仇敌的观点和做法,有多方面原因,主要的一个是习武之人认为夫妻之乐有损精力,妨碍打拳抡棒,另一个是犯罪集团担心祸水红颜,引起内部的争风吃醋,发生内讧火拼。

其他的次要原因就不在这里具体分析了。这种思想行为,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特殊社会集团所特有的,与"男女平等,以人为本"的现代意识格格不入,不必细说。我们既然是在谈论水浒的世界,那就按照江湖好汉对待女人的观点,来看看几个梁山好汉的所作所为吧。 神医安道全,贪恋美色,差点坏了黑三郎性命,幸好有浪里白条及时下黑手杀了那女子,嫁祸安神医,得以请上梁山为老大治病。

另说一点:这安神医的梁山108人中命最好的,原本是在老家开个小诊所的,但是上梁山转一圈镀镀金,就混到了太医院,做了宋徽宗皇帝赵佶的私人医生,堪称一步登天了。张顺在邀请安道全入伙的时候,费了一番周折。原来他跟建康城中一个烟花女子李巧奴私交甚好。

安道全但凡手边有了几个闲钱,便在她家快乐。张顺看不顺眼了,趁着要请他吃滚刀肉的张旺来时,将他们全家结果了。那刀子未先救人先杀人。施耐庵赞道:“铁心张顺无情甚,白刃横飞血漫流。”这不禁让我想起了鲁迅的话:“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可疑的是,施耐庵在李巧奴出场时,也用了一段并不坏的词字去赞赏她“蕙质温柔更老成,玉壶明月逼人清。步摇宝髻寻春去,露湿淩波步月行。丹脸笑回花萼丽,朱弦歌罢彩云停。愿教心地常相忆,莫学章台赠柳情。” 也许只有将女人们剁成血淋淋的肉块,才够性感?!这一点只有张顺回答的出来了!总之,本来可以享受温香软玉乐趣的安道全,从此不得不过上苦行僧一般的日子了。以他的医术之高明,他在床上的雄风自然也会让人侧目。但是,这一切随着张顺的那残酷的一刀,都烟消云散了。

水浒是杀情的,而义气是容不得男女之情的。安道全是个有真本事的人,其医术相当高明。在建康府就有名医之称,一上梁山手到病除就将宋江的病给治好了,而后宋徽宗生病时,还特地从征讨方腊的前线把他调回东京看病。安道全也趁此机会彻底脱离了梁山系统。 安道全还有个本事就是能将罪犯脸上的金印消去,不过水浒中这个整容技术好象用处不大,梁山上这么多兄弟脸上都有金印,也只有宋江一人去动了这个手术。像林冲、杨志、武松等,包括日后做到太平军节度使(上将正大军区司令员级别)的朱仝都没有去动这个手术。其实从水浒上看,脸上有个金印也并不算什么大事。大名鼎鼎的奸臣高俅早年就当过配军,脸上也有金印,好像并不影响他在小苏学士、王都尉那里混,陪宋徽宗踢球,甚至日后做到上将国防部长。再看看杨志不也一发配到大名府,就给梁中书提拔为少校营长,谁也没管他脸上有没有金印。安道全可以算是梁山上漂白洗底最成功的一个。

虽说梁山平定方腊后,接受封官的好汉们还是有几个官场得意的,比如说朱仝、关胜、呼延灼、黄信、孙立等,但毕竟人家都是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血战而来的职位,而安道全不过是个医生,只不过换个地方治病救人,并不需要冲锋陷阵在战场上冒险。何况这些人上梁山前多多少少都有个不大不小的官儿,安神医则不同,上梁山前仅为一个白丁,脱离梁山系统后,却是太医院的金紫医官,领导核心身边的红人。 金紫医官是个什么官呢?据宋史,宋朝设太医局,“太医局有丞,有教授,有九科医生额三百人”。可见一般的太医不称医官。另有“置提举一、判局二,判局选知医事者为之。科置教授一,选翰林医官以下与上等学生及在外良医为之。”,太医局的局长叫做提举,副局长叫做判局,而判局是从7品,由翰林医官或上等学生担任。宋制还有正七品的翰林良医和从七品翰林医官。安道全称医官,那么至少应该是翰林医官以上的,级别应至少等同于同为从七品的太医局判局。金紫两字就难解了,如果是指服饰的话,宋代三品以上才能服紫带金鱼袋,七品官只能服绿。可能是宋徽宗特地对安神医加恩了。考虑到北宋县令不过从八品,而且安道全的医官还带金紫两字,所以对应为今天的卫生部中央保健局副局级官员应该是不过分的。

从水浒上看,安道全上梁山给宋江治病大概在宣和元年12月份左右,从方腊前线调回东京则差不多在宣和五年夏季,也就是说安道全在短短4年半时间内,由于梁山这一段机缘,从一个建康市的普通医生成为了北宋卫生部门的高级官员。这是他正常情况下,奋斗一辈子都达不到的位子。对古代医生来说,能进入太医院,无疑是杏林生涯的最高肯定。 水浒上除安道全外,在政府安排下,先后脱离梁山系统的还有四个人,他们是皇甫端、金大坚、萧让、乐和。有朋友认为这五人能够脱离梁山,是因为他们各有一技之长。其实这个说法很值得商榷。

梁山上有一技之长的可不止这五位,还有会神行术的戴宗,精通相马、训马术的段景住,专业打造军器铁甲的汤隆,精通数学、会计的蒋敬,神针妙手裁缝候健,造船专家孟康,飞檐走壁的时迁等多人,若把武功也算成一技的话,梁山上一大半人都有一技之长,燕青更有无数技在手。那么为什么其他人就没有被政府安排脱离梁山呢?另外乐和这一技之长实在勉强,歌唱得再好不过是业余选手,最多是歌厅卡拉OK练出来的,东京教坊之中受过专业声乐训练的职业歌手要多少有多少。可见一技之长既非充分、也非必要条件,那么为什么就这五人受到朝庭的眷顾呢?

仔细分析一下这五人,其实要分成两拨,萧让和乐和这一拨最先是由梁山派到东京、跟着高俅来寻求招安的。高俅把他们扣在府中。虽说施大爷安排了一幕让他们逃回梁山,但是从水浒上的描写来看,高俅还是非常礼待这两人的。无斋主人以为这两人就是在高俅府上趁机走通王都尉和蔡京的门路而换好了跑道。试想上梁山前,乐和不过是登州这么个小地方的监狱小看守,又不是什么大牌歌星,王都尉是宋徽宗的妹夫,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如何能够留意外地小地方一个毫无名气的业余歌手?蔡京是书法大家,萧让的书法恐怕是比不过蔡京的,萧让的这一技是在模仿他人笔迹上,但这一技对蔡京似无大用。以蔡京的权势哪需要伪造别人的文书,真要到蔡总书记也必须要伪造文书时,又如何能让萧让参与?说来也好笑,梁山号称反的就是蔡京这样的贪官奸臣,反到最后,好汉之一的萧让却做了大奸臣的门馆先生,还在大奸臣的庇护下安乐下半生,真是颇具讽刺意味。也不知道后来蔡京等人谋划毒死宋江、卢俊义的时候,这位萧门馆先生是否知情。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其实真正的原因很简单,除乐和外,其他四人都没有直接参与任何犯罪活动、也没有任何血债。金大坚和萧让的最大罪案就是伪造了一封蔡京给他儿子的书信,还被识破了。他们在梁山内部也就是刻刻图章,作些文秘工作。安道全则是帮宋江消去金印,如果这也算罪责的话。皇甫端是最后一个上梁山的,他上梁山后,梁山就全力开始寻求招安了,作为一个兽医,他基本上没有任何实际罪行。而梁山剩余人众多多少少都有些严重罪行。无斋主人以为这才是他们能够脱离梁山成功洗底的关键因素。从政府的角度来看,这几个人同梁山宋江等一干杀人、放火、抢劫的强盗是不同的,他们上梁山前都算是好人,是出于各种各样原因进的黑道,属于可以改造、教育好的。这从这5人脱离梁山的时间点也能看出,其他4人都是在出兵方腊前,而安道全却是随大部队上前线之后才调回,这是因为安道全毕竟还有个留下“杀人者安道全”的李巧奴命案在。当然日后能调回中央,给领导核心看病,显然这段历史最终还是被北宋安全部门调查清楚了。

金大坚和萧让是被骗上梁山的,安道全是被胁迫的,皇甫端上山最晚,毫无罪行,这些人同梁山的纽带是很弱的,很容易回归社会。乐和虽是个例外,但他是在高俅府上时走通了王都尉的门路,想想王都尉也算是高俅的恩人,又是宋徽宗的亲戚,所以这个例外也属正常。 再看看这五人的结局,也是不尽相同。皇甫端的御马监大使和金大坚的内府御宝监为官,都不像是什么大官,查宋代并没有什么御马监、御宝监的设置,更无大使一职(明代倒是有,御马监,御(尚)宝监均属宦官,二十四衙门的十二监之一,主管是掌印太监,大使是九品小官)。皇甫端看上去像个弼马温的小官,管管马,最多是个科级,而金大坚的官职更小,估计就是刻刻印玺的,能有个股级就不错了。萧让不过是蔡京的门馆先生,将来蔡总书记会不会像童贯那样,也把萧门馆先生抬举成市长(知州)难以猜测,但当时地位肯定不高。

至于乐和最多就算个王都尉府上的清客,地位之低下、比个奴仆好不了多少。这4人都无法同安道全的太医院金紫医官(卫生部副局级官员)相比,所以说,这5人里唯一真正的成功人士只有安神医一人。梁山组织的最终结局很悲惨,而安道全因机缘巧合却依靠梁山达到了他个人事业生涯的顶点。

安道全在建康府行医,“祖传内科外科,尽皆医得,以此远方驰名”施耐庵有诗赞他:“肘后良方有百篇,金针玉刃得师传。重生扁鹊应难比,万里传名安道全”。 安道全的名气大了,在北京征战患了背疮的强盗头子宋江大老远地派张顺来请,若不是张顺杀了安道全相好的婊子李巧奴及其一家,并醮血在粉墙上写下“杀人者安道全也”的字样,断了他的后路,他还不太想去梁山呢,就算到了梁山为宋江治病,也不一定情愿留在梁山,他是迫不得已才在山上当一名强盗头领的。跟随宋江招安之后征讨方腊,皇上得了一点小病,也派人从东京老远跑到秀州,将安道全从生死存亡难卜的战场上召到皇上身边,在太医院做了个金紫医官。医生这职业,可能是最没阶级性的了。成了名医,百姓也做得,强盗也做得,大官也做得,真令人羡煞!

湖南省同基因合子蛋白质C缺乏症医院

太原市嗜酸性粒细胞性膀胱炎医院

宁夏拔罐医院

上海市脑梗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