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栅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格栅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阿之你今天有没有喜欢我-(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2:00 阅读: 来源:格栅板厂家

苗疆之地有一座高山,传说那山曾落过凤凰,后来住在那里的人,便称那里为凤凰山。

凤凰山附近都是苗人,白苗族人住在山下,黑苗族人住在山内,白苗族人擅长经世之道,黑苗族人有下盅驱尸之能。

黛帕就是一个黑苗人。

事情发生在大概三百年前,那时候的黛帕还是个活泼开朗浑身都是毒虫的苗族小姑娘,带着一身叮叮当当的银饰,在山林里遇见了山匪——山匪也是自己人,黛帕打了个招呼,随后便被他们队里格格不入的一个人所吸引住。

那个人一身白衣,面容如同清风朗月一般,只可惜此刻脸色惨白,那身广袖长袍也布满了泥泞和血迹,看起来仿佛嫡仙蒙尘。

“中原人?”黛帕好奇的俯下身子去看他,这人长的真好看,哪怕此刻一身狼狈,也足以比过苗疆最好看的男孩子。

“是啊,应该是个大票。”为首的那个白苗人乐呵呵的应着。

黛帕看了又看,一时竟舍不得离开。

又过了几天,黛帕终于忍不住,偷偷跑去关押那人的地方。

她去的时候,那人正坐在月亮的清辉中,安安静静的,仿佛正坐在什么风景美好的亭廊之中。

黛帕趴在窗口,小声的向里面打招呼:“你饿不饿,我这里有果子,你吃不吃?”

那人大概也是饿极了,点点头,慢慢起身接下果子,又道了声谢。

他的指尖一瞬间碰到了黛帕,黛帕赶紧把手缩回去,搓了搓指尖,心跳声突然响了起来。

一声一声,惊的黛帕手足无措。

她下意识的抬头,那公子寒星般的眼眸抬起来,冷冷清清的望过来,眼眸里蓄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他可真好看。黛帕想。

她的心越跳越快,声音仿佛震彻天地,黛帕从未遇见这种情况,特别紧张,又忍不住想看看那公子。

她想,她是不是对那个公子一见钟情了。

一见钟情,中原都是这么说的吧,听起来是个顶好的词。

阿爸他们都说,中原人最是狡猾无耻,可她看着那人,却觉得他定是这世上最好的中原人。

最好的,也是最好看的。

苗疆姑娘住在山里,一生洒脱敢爱敢恨,她既看上这人,便想要立刻和他在一起。

她转头就去找山匪的头领。

山匪是白苗人,对山里这位活泼可爱的黑苗丫头很是疼爱,他倒不在乎多不多这么一个肉票,只是觉得丫头看中的是中原之人,放心不下。

黛帕倒是不太在乎,黑苗善蛊,十年养一只情蛊,遇上这样让她心动的人,用了也不可惜。

那公子便被绑着送去了黛帕那里。

黛帕问他:“我很喜欢你,想你做我的情郎,你愿不愿意?”

那公子大概是没想过这世上竟有那般胆大的姑娘,一时之间白皙的脸皮竟比黛帕还红。

她说:“你为什么不答应呢,我是苗寨里最好看的姑娘,我阿婆是整个大山里最厉害的蛊师。”

她说:“我觉得你很好看,我想和你在一起,将来也可以成亲,你喜欢我好不好?”

黛帕啰里啰嗦的说了一大堆,那公子却只是抿着嘴不吭声。

黛帕见他不说话,顿时急了:“你一定要喜欢我,你要是不喜欢我,我就只能给你下情蛊了!”

他被逼无奈,只好出声:“中原之人讲究内敛含蓄,姑娘这般作风,在下实在吃不消。”

“那是什么?”黛帕一脸茫然:“那你中原的姑娘是什么样儿,你喜欢哪样我便改了就是。”

公子想一想便选了几个流传颇广的话本讲给她听,黛帕一边听的沉迷,一边不住的着急跺脚埋怨话本里的人怎么那般墨迹,不如直接说明了,何必两人徐徐渐进的试探又生误会,反倒便宜了挑拨的人。

公子讲着讲着,见她气的不行,鼓着嘴恨不得以身代替那姑娘向情郎说明心意的模样,忍了忍,最后在眼眸中攒了些许笑意。

到最后,黛帕到底没舍得给公子喂下情蛊,她说:“我做不来你们中原姑娘的做派,我喜欢你,我便要第一时间告诉你我的心意,我特别喜欢你,想和你像阿公阿婆那样过一辈子。我希望你也会喜欢我,真心真意的喜欢我,而不是因为情蛊才对我好,你可以慢慢来,等到你喜欢我的时候,你再娶我好了。”

公子觉得苗疆的姑娘作风真是大胆直白的可怕,可是小姑娘眼睛亮亮的望着她,他突然想去摸摸她的头。

公子就这么在黛帕家里住下了,为了防止家里的人发现公子并没有中情蛊,黛帕每天都会扯着他漫山遍野的瞎逛,吹笛御虫给他看,跳舞给他看,唱歌给他听。

苗疆的姑娘衣衫轻薄,一身叮叮当当的银饰,在河畔树丛里跳起舞来,恍若精灵现世。

公子叫衍之,黛帕嫌他的名字绕口,便日日喊他阿之,每天清晨都会问他今天有没有喜欢她。

后来日子过的久了,久到公子对苗疆的习俗了如指掌,久到黛帕已经不再会日日问他有没有喜欢自己,久到公子终于提出,他想要回家看看父母。

黛帕有点慌,阿爹阿妈是绝不会让黛帕跟他回中原,可是她又怕他走了,便再也不会回来了。

当年一声声问他喜不喜欢自己的小姑娘长大了一些,可是依旧喜欢趴在他的腿上,仰着头跟他说话。

衍之提出要回家的那时,黛帕慌极了,她眼泪汪汪的看着衍之,问他快两年过去了,你有没有喜欢上我呀?

衍之沉默了好久。

久到黛帕心灰意冷,甚至想过要不就这么放过她的阿之吧…

12下一页

---- 作者寄语:嘿,小伙伴们,多年不见,有没有十分想念我?星辰。

定制注浆管临高县预埋注浆管工厂

非洲猪瘟防控车辆消毒通道设备

循环齿耙清污机云南移动耙斗式清污机

昆明玻璃防火门的价格欢迎来电了解

许昌MPP管大弯头管枕批发价格

绵阳发电机租赁省油静音发电车出租站免费用电咨询

厂家承德优质PE双壁波纹管欢迎指导

钢铁PPS针刺毡除尘布袋怎么用

灭火剂用白炭黑高吸油值型号

硚口区电气绝缘材料质量检测绝缘电阻检测机械强度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