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栅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格栅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和老班的故事一

发布时间:2020-07-13 19:45:32 阅读: 来源:格栅板厂家

核心提示:老班,是我的班主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一些人并肩作战,最终将我改造成这个新世纪的好青年。不是每个班主任,我都会叫他老班。先从我五年级的老班开始讲起吧。我五六年级是同一个班主任,他姓卢,是教语文的,挺年轻的一小伙... 老班,是我的班主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一些人并肩作战,最终将我改造成这个新世纪的好青年。

不是每个班主任,我都会叫他老班。

先从我五年级的老班开始讲起吧。

我五六年级是同一个班主任,他姓卢,是教语文的,挺年轻的一小伙。我的语文成绩很烂,字写的丑,作文也写不好。曾经被老师当堂撕过作业本,也被老师指着说:“你的字就和山上的野草一个德行,东倒西歪,张牙舞爪。”野草也能张牙舞爪?不去细细深究了,反正知道我的字写的丑就行了。

小学第一次语文考试就被请家长,全班就两个人不及格,我是其中之一。再加上还有两个60分擦边过的,一共四位家长被请到班级开会。四个人,刚好能凑一桌麻将。后来我好不容易考了70几分,还被老师拉倒办公室询问,你抄了没?你抄了没?问了好几遍,我本来就没抄,当然不承认。后来又问了我同桌,同桌摇摇头说“没有”。

这也不能怪人家老师,我写作业经常是瞅答案的,所以作业里经常出现“略”这个字。这是答案上写的,当时太小,没什么文化,也不知道它什么意思,所以就搬上了。而今明白了这个字的意思,真想说给答案的人真是高端黑,坑了我一个童年。

以上只是想说明一下,我在小学的“名声”着实不太好。

以下我就称五年级的班主任为卢老班。其实卢老班上课挺有趣的,他留的小胡子总是一抖一抖的,他总是笑呵呵,一堂课就这么傻笑过去了。走路喜欢踮脚,走的还特快,从你身边走过总能感到一阵轻风飘过。他没撕过我作业本,也没嫌弃过我字丑,甚至都没批评过我,偶尔还表扬一下我的日记写的不错,这真是让我有点小激动的。

然而,他有一个毛病,就是喜欢朗诵。不光自己上课朗诵,还请同学朗诵。他尤其喜欢坐在我后面的那个小胖子。小胖子貌似处于变声期,声音总是有些沙哑,卢老班估计就喜欢这种沙哑的感觉。

有一次,我们语文课上毛主席的《长征》,这首诗写的豪情万丈,我觉得心里有这种豪情万丈的感觉就行了。但是卢老班喜欢将这种豪情表达出来,谁来表达呢?当仁不让,就是我后面的小胖子。小胖子严肃认真的开始朗诵“红军~不怕~远~征~难……”他心潮澎湃,我心在颤抖,一身的鸡皮疙瘩,还有一脖子的口水,口水都是小胖子喷的。我在他开始“五岭逶迤腾细浪”的时候就一手捂着耳朵,一手遮着脖子,我需要保护自己。

卢老班伴随着小胖子的慷慨激昂走下走台,走向我这边来。小胖子在卖力的诵读完了之后,满脸通红的坐下来。卢老班立马敲了敲我的桌子,问道“他读的怎么样?”

“很好很好。”我低头憋住笑。

“怎么个好法?”卢老班语气不太友好,有些深沉。

“有感情,有力量。”我“认真”的海口哪里治牛皮癣好点评道。

“那你也有感情的朗读这首诗吧?”

……

接石家庄最好的牛皮癣医院下来的这一堂课,全班都在听我单首循环《长征》这首诗,卢老班一遍一遍的叫着两个字“重来”“重来”,我读的满脸通红,也读的满身大汗。直至下课铃响,下午最后一节课,全班交上去的日记本被发下来了。卢老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只是批了个日期,而没有给我打一颗星星。那一天是11月27日。

晚上,我在日记本上写了这件事,我也是真的认识到这件事情错在我。我和小胖子关系挺好,就凭这一点,我那时的行为也不厚道。反思什么的不多说了,说多了有点虚伪,只是从此以后我再也不去捂耳朵了,也不会去遮脖子了,喷点口水洗洗就好,又不少块肉。

后来,我和附近初中的同学闹矛盾,人家一个班的人骑着自行车来到学校后门口,我们班的同学虽然年纪小,也是全班出击,一人背着个书包手上还拿着根破树枝,准备大干一场。

别的班的同学看见我们班这样气势汹汹,立马向卢老班打报告去了。卢老班拿着根扫帚就冲了出来,我们班的同学全吓跑了,初中的那群小家伙也骑着自行车落荒而逃。

卢老班的战斗力真的威武强大。

天门定做职业装

漳州工服制作

昆明定制西装

玉林定做职业装